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航线驿站的博客

让心灵在这里驻足 让梦想从这里起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《白鹿原》后感  

2016-02-13 14:18:17|  分类: 五分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  5分队  孙曙光   

 陈忠实的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是一部渭河平原50年变迁的雄奇史诗,以“白家”和“鹿家”在白鹿原上明争暗斗为背景,原生态再现了北方农民生存状态和追求美好未来的愿望。是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,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。故事情节及一个个粉墨登场的主人公的内心动态耐人寻味。原本一个家庭的两代子孙,(侯家村改为白鹿村,两兄弟要占尽白鹿全部吉祥,商定族长老大一条蔓的人统归白姓,老二这一系列的子子孙孙统归鹿姓;白鹿两家合祭一个祠堂。)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熄,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精彩场面。设计谋巧取风水宝地、修祠堂建学堂传承祖训、复仇设陷阱巧施美人计,传火种办农协闹起“风搅雪”、明正压邪亲翁夜伏杀媳、志不同道不合兄弟相煎、鹿马勺卧薪尝胆白鹿原勺勺客闻名华夏、黑娃起兵倒戈却受到新政府无情审判……


    白鹿原有两大家族:白家和鹿家。白家以白嘉轩为代表,鹿家以鹿子霖为代表。白嘉轩是白鹿两家的族长。朱先生是白嘉轩的姐夫,白鹿原最有学识的先生。冷先生白鹿原的乡村郎中,鹿子霖的亲家。

    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的是一生娶过七房女人。娶头房媳妇时他刚刚十六岁。第六房女人胡氏死去以后,母亲白赵氏仍然坚持胡氏不过也是一张破旧了的糊窗纸,撕了就应该尽快重新糊上一张完好的。于是白嘉轩从山里娶回来第七个女人吴仙草,同时带回来罂粟种子。罂粟种植的巨大收益比鸦片的香气更具诱惑。一座完整的四合院便以其惹人的雄姿稳稳地盘踞于白鹿村村巷里。仙草一生为白嘉轩生了三男一女,大儿子白孝文、小名马驹,二儿子白孝武、小名骡驹,三儿子白孝义、小名牛犊和女儿白灵灵。

    白孝文从小受父亲白嘉轩的言传身教,读完村办学堂按照父亲的意愿操持家务结婚成家,后接任父亲族长一职,因鹿子霖报复白嘉轩设计让田小娥以色相诱,白孝文陷入设下的圈套后,鹿子霖假装好人将此事告知白嘉轩,并在田小娥窑洞前的山坡上以探真伪;当孝文父亲亲眼看到儿子走出窖洞,五雷轰顶气上心头当场晕倒在地。白孝文在祠堂在族人的见证下受到了家法的惩处,并与父亲分家临过,从此不思进取与田小娥的私生活由以前的偷鸡摸狗变成了公开,吸食大烟生活逐步走向了腐化堕落,变买了所有家产,最终轮落成一个乞丐。在生活走役无路时,鹿子霖将白孝文推荐给了县保安队当文秘,白孝文抓住机遇戒烟瘾改邪归正,荣升为营长后携夫人回白鹿原到祠堂寻根认祖,在解放滋水县的前期策反中打死保安团团长,和黑娃接受鹿兆鹏的意见倒戈反蒋,滋水县解放后任第一任县长。


    白灵灵从小生长在一个保守封建的家庭当中,由于她接受教育的不同,没有受封建思想的束缚,而是大胆的接受的当时的先进新思想熏陶,毅然决然的加入了共产党。在滋水县任教期间,在敌强我弱形势极为紧张的情况下,她为党的地下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,她是辛亥革命后新时代女性的代表,她聪明伶俐,接受过新潮的教育,有着独立的思想。志不同则道不合,为了革命事业最终与心爱的人鹿兆海分手,为了党的事业在组织的安排下与鹿兆鹏结为假夫妻,因信念理想一致最终成为一对革命的夫妻。她不像封建时代的女性那样温顺贤良,相反她有着强烈的反抗精神,面对敌人的残酷镇压,她没有胆怯,没有退缩,反而更加坚定了她为理想而献身的信念。在延安期间因她有文化能歌善舞一度负责宣传工作和担任文化教员,她没有牺牲在战争前线,也没有牺牲在我党斗争的最残酷时期,而是当黎明来临的前夕,死在了共产党内部斗争内耗当中。
    白嘉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,他是千百万个旧中国农民的代表,延续祖辈良好的做人原则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他恪守《乡约》的教诲,律己育人教化村民,是村民中的表率。他文化不深但他坚信没有文化是不行的,他组织村民修祠堂、办学校、请老师。要白鹿村村民按照《乡约》做人行事,以正世风。他不参与政治,他也不让二儿子参与政治,任何时候他都挻直腰杆,因黑娃和小娥不是明媒正取,他拒绝进祠堂拜祖,因鹿子霖让田小娥设陷井陷害狗蛋儿、白孝文,白嘉轩让他们在祠堂族人面前都受到了惩处。他恪守本分,坚守着自己的做人原则,心胸开阔不记前嫌,在黒娃打断他腰杆后的两次坐监狱期间,他都前去说情设法营救。
    白嘉轩的一生是坎坷的,从父亲的逝世到娶妻之路的曲折,再到女儿灵灵的“背叛”,最后到孝文的堕落,一个接一个的沉重打击都没有将他击倒,而使他变得更加坚强,虽然他腰已弯下弓着背,但是他的心是正的、人是正的,做事光明磊落,时刻保持着中国农民勤劳、勇敢、认真、宽容、正直的品德。同时他也是一个有血、有肉、有情感的普通农民,他孝敬父母,延续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父亲去逝后他每天都要到母亲房间问安说话。他夫妻恩爱,没有旧社会三纲五常男尊女卑的思想,当仙草染上瘟疫自知不久人世,还拖着病重的身体一边给自己准备老衣,一边一天三响为丈夫和鹿三做饭,饭菜的花样和味道变换频繁,他和鹿三吃着嚼着就抽泣起来。书中有一段这样描写仙草去逝后白嘉轩悲伤心情“屋里是从未有过的静宁,白嘉轩却感觉不到孤寂。他走进院子以前,似乎耳朵里还响着上房时间里仙草搬动织布机的呱嗒声;他走进院子,看见织布机上白色和蓝色相间的经线上夹着梭子,坐板下叠摞着尚未剪下来的格子布,他仿佛感觉仙草是取纬线或是到后院茅房去了;他走进里屋,缠绕线筒子的小轮车停放在脚地上,后门的木闩插死着;他现在才感到一种可怕的寂寞和孤清。他拄着拐杖奔进厨房,往锅里添水,往灶下趁塞柴,想喝茶得自己动手拉风箱了。” 孤独、凄凉、思念、悲伤,此处无声胜有声。
    白鹿原上另一个大家族——鹿家。鹿家是以鹿子霖为代表。鹿子霖育有两个儿子,长子鹿兆鹏,次子鹿兆海。
    鹿兆鹏和鹿兆海从小受过新式的教育,父亲希望两个儿子能出人头地荣耀祖宗,并能实现袓宗的遗愿,中秀才、中举人、中进士,在袓坟上燃起一串草炮、放几个雷子、放三声铳子。鹿兆鹏不愿受封建社会礼教的束缚,渴望婚姻自由,他是白鹿原学堂的第一任校长,他要立志培养一批像他一样的新式青年,他是辛亥革命后新青年的代表,最早接受中国革命新思想的代表之一,他在白鹿原组织农协会,与旧势力展开生死决斗,他和黒娃烧毁反动军阀在白鹿原的粮仓。当革命失败后他秘密组织地下工作,发展党的骨干分子,迎接新中国的到来。在解放滋水县战斗中他说服独立团三位营长弃暗投明,使解放滋水的战斗未动一枪一炮。他在革命当中所走的弯路,其实就是中国共产党由弱到强所走坎坷之路的一个缩影。鹿兆海与他哥所走的是两条相反的道路,他加入国民党并在国、共两党的内战中毙命,给后人留下了一个热血青年走错路线的遗憾。

    鹿子霖是封建社会腐朽思想的典型代表,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,他奸诈狡猾,嫉妒心强。他感情生活泛滥,他在白鹿原和周围的很多女人都有过一腿,其中最无人性的属他与自己的同宗侄媳田小娥的感情生活。为了报复白嘉轩让田小娥故意去引诱白孝文,后让白嘉轩丢尽脸面。他梦想做官,先后两次担任乡约,利用手中权力身穿绫罗绸缎,吃鸡鸭鱼肉,欺压残害村民,蹂躏妇女,经他下种生下的孩子认他作干爸的有最少有三四桌。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,当他牢狱之苦后赎回坐监期间被女人卖掉的土地,家底开始殷实起来时,滋水县解放了,在枪毙岳维山、田福贤和鹿黑娃时,鹿子霖被民兵押到台下去陪斗,他看到主持这场镇压反革命集会的白孝文,就在心里喊着:“天爷爷,鹿家还是弄不过白家!”惊吓的屎尿屙到了裤裆,并变成了痴呆。鹿子霖在入冬后第一次寒潮侵袭白鹿原的夜晚死去了,刚穿上身的棉裤里屎尿结成黄蜡蜡的冰块。

     黑娃是鹿三的儿子,从小跟父亲和白孝文一起长大,在白嘉轩的帮扶下到学堂上学,后到举人家扛长工,却引回了举人家的小老婆田小娥回到白鹿村,被白鹿两家不容后,他们住进了村口一孔破塌的窑洞。黑娃受兆鹏的鼓动在白鹿原掀起了“风搅雪”,砸了祠堂,抓了田福贤。因经验不足组织失败后,鹿兆鹏和黑娃等人开始了逃避田福贤追捕的生活。习旅长收留并将他调进旅部警卫排,在一次战斗中因叛徒出卖几乎全军覆没,黑娃在找不到组织的情况下当上了土匪“二拇指”,在打家劫舍中,怀恨白嘉轩不让田小娥进祠堂,怀疑小娥之死与白嘉轩有关,他唆使手下打折了白嘉轩挺直的腰杆。保安团为了扩大实力,增强城防力量,将黑娃的土匪整体编入保安团三营,负责滋水县城的外围防务,在黑娃任营长期间他感悟到知识的贫乏,拜著名老师朱先生为师,学习儒家思想和文化知识。黑娃拜师后言谈行为大变样,举止文雅,谈吐风趣。他崇拜敬仰朱先生,朱先生感慨“自己最好的弟子原是一个土匪”。他携妻回白鹿原拜父亲,进祠堂,祭奠母亲。朱先生去逝后他悲痛万分,在两丈白绸上写上自己对先生的怀念“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”。在与鹿兆鹏的接触中受到了革命理论的熏陶,受到了革命理论的启迪,接受鹿兆鹏的意见倒戈反蒋,后任滋水县第一任副县长,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已会死于新政府对旧政权(白孝文县长)审判之中。


    田小娥是农村的一个普通妇女,她是封建社会被压迫女性的代表。她嫁给一个比她大几十岁的老男人做小妾,主要为老男人泡枣,以满足老举人的心理需求。她是封建社会的弱势群体,忍受着命运对自己的压迫。当她遇到黑娃时,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悲惨命运,不为白、鹿两家所接受,只能安身村口的破窑洞,生活虽然艰辛,但他们能相依为命,感受着生活一天天的好转。黑娃闹农协失败逃亡后,他为黑娃安全求救于鹿子霖,鹿子霖人面兽心,强占小娥后设陷井使白孝文深陷感情纠葛,最终她死在黑娃的父亲的刀刃之下,是封建势力夺取了她的生命。

    朱先生是白鹿原的大儒、是最有文化和见识的人物,是《白鹿原》这部小说内一个重量级的人物。他的一生为人忠厚,待人热情,传扬着儒家文化,用儒家思想教化村民。他用一首“倚势恃强压对方,打斗诉讼两败伤;为富思仁兼重义,谦让一步宽十丈。”的小诗调解鹿家与白家的矛盾;他帮助白嘉轩修改《乡约》,教化礼义,以正世风;他只身赴乾州用智慧劝退清兵二十万撤离姑婆坟,使西安城避免了一场战争;他为民众免遭大烟毒害,在罂粟开花季节亲自扛犁毁掉罂粟地;在年谨时节他放粮赈灾,救济贫民百姓;他率领滋水八位先生历尽艰辛编纂成五册二十九卷的《滋水县志》,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;他能掐会卜为丢牛遗猪的乡亲们挽回经济损失;他一生勤俭只穿土布不着洋线;他高瞻远瞩明确断定:“天下注定是朱毛的”;他感情丰富,在料定不久人世时,心情孤清,苦闷难受,就盼有个妈,紧紧盯瞅着自己的爱人朱白氏的眼睛叫了一声“妈---”两行泪珠滚滚而下。这声妈是对祖国的呼换,是对未来的想往和渴望。朱先生料事如神,他的遗嘱验证了死后几十年的时局变迁,当中国大地掀起批林批孔运动时,红卫兵寻找到本原最大的孔老二的活靶子朱先生,红卫兵挖开朱先生的墓室,里面只有一个有用的专头块,经老师辨认一面刻着六个字:“天作孽  犹可违”,另一面也刻着六个字“人作孽  不可活”这些成为一个神话,一个传奇、也成为一个不解的迷。

    看完《白鹿原》小说,我深深感受到《白鹿原》小说的深懊,这部小说要静下心、沉下气去细细品味和回味,在对人物的塑造上作者有意留给读者一定的空间,让你去思索、去体会、去品味。

    品味滋水县白鹿原的山山水水,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,感受三秦大地的人文历史。作者对风景的描写,仿佛你已走进一幅美丽的山水画,尽情享受这幅画给你的美感,让你陶醉。如:滋水县境的秦岭是真正的山,挻拔陡峭巍然耸立是山中的伟丈夫;滋水县辖的白鹿原是典型的原,平实敦厚,坦荡如砥,是大丈夫的胸襟;滋水县的滋水川道刚柔相济,是自信自尊的女子。

    品味人物的描写和作者给予读者的想象空间:

    白嘉轩,勤劳朴实,是中国农民的典型代表,但他封建思想严重,他不参与政治,没有创新精神和思想。

    鹿子霖生活作风腐化,为人奸诈阴险,一生作恶多端。滋水解放时被压上历史的审判台,惊吓变成痴呆。大小便不能自理,裤里装着屎尿死与入冬的第一次寒潮。鹿子霖的一生验证了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的道理,生时风流成性,死了遗臭万年。

    白灵灵和黑娃的一生从不同层面折射了,中国革命的艰辛历程,是他们用生命的代价总结了我党从弱到强、从小到大、从幼稚到成熟的历程,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